• <nobr id="jbazj"><input id="jbazj"></input></nobr>

      <nobr id="jbazj"><input id="jbazj"></input></nobr>

      <label id="jbazj"></label>
      <strong id="jbazj"></strong>

      <nobr id="jbazj"><var id="jbazj"><b id="jbazj"></b></var></nobr><meter id="jbazj"><meter id="jbazj"><ol id="jbazj"></ol></meter></meter><tbody id="jbazj"></tbody>

      <code id="jbazj"></code>

    1. <output id="jbazj"><video id="jbazj"></video></output>

      糾錯 | 收藏 | 閱讀

      嘉·時光 | 支教,不是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

      作者:辦公室  文章來源:未知  點擊數:  發表時間:2020-06-09

      歲月匆匆,靜靜守望

      嘉祥教育二十載

      那些遠去的年華如同就在昨天

      有多少人

      有多少事

      值得我們記下來

      慢慢回味

      細細品讀

       

      從今天起

      您將在“四川嘉祥教育”公眾號看到一個新欄目

      它叫做《嘉•時光》

      在這里

      我們想與您一同穿越時光

      通過嘉祥師生、家長的筆端

      去探尋嘉祥人眼中的嘉祥

      去找回那些最美的回憶
       



      支教,不是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杜愛虎(嘉祥小金支教團隊)

       

      2011年,我從清華大學電機系碩士研究生畢業,毅然到甘孜藏區一所海拔4000米的小學——玉龍西村小學支教,而且一待就是四年半。

      與玉龍西村小學結緣,是在2009年暑假。當時因為一個很偶然的機會,我來到那里進行了為期一個月的短期支教,跟那里的孩子、鄉親相處得很好。

      一年后的暑假,我本計劃用一個月時間騎行川藏線。騎到新都橋附近時,我忍不住拐到去年支教的玉龍西村看看。沒想到,孩子和村民們看到我來了,高興極了。孩子們還不停問我:“杜老師,你是繼續來教我們念書的對嗎?”大家的熱情讓我不忍心離開,我于是決定放棄騎行,留在這里再做一個月的支教老師。

      兩次的暑期支教,讓我對支教有了更深入的思考。由于地處偏遠,這個村小一直留不住年輕老師,只有一名住在當地年紀很大的老師教孩子們藏文。我前一年教給孩子們的語文、數學知識,過了一年時間,大家早就忘光了。

      我深刻地意識到,這些孩子其實需要的是長期傳授知識、陪伴他們成長的老師,而短期支教是無法實現的。

      看著孩子們一雙雙渴求的目光,我在心里作了一個決定:畢業后回到這里,做一名長期支教老師。

      長期支教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我也希望盡可能多為孩子、為當地做點事。我發現了一些新問題:在課本上,城市孩子司空見慣的場景、事物,這里的孩子都沒見過。他們長這么大,去過最遠的地方可能就是縣城,對這個世界的認知除了眼睛能看到的家鄉外,只有通過電視了解。于是,我有了一個想法:有機會一定要帶他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想法有了,實際成行卻不容易。經費從哪里來、路線怎么安排、帶多少孩子去、如何保障安全等都不是簡單的問題。在不少好心人的幫助下,經費有了籌集的渠道。但大家都勸我,路線不要安排那么長,選擇兩三個潛力大的孩子去就好了。

      我拒絕了大家的建議。“要帶就帶全班9個孩子一起去!”我堅持,要公平公正地對待這些孩子。這也許是他們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出去的機會。而且,既然要讓他們體驗,就要體驗得充分一些,路線不做縮減。

      2013年暑期,我們3個老師帶著孩子們前往成都、北京、青島游學。他們第一次坐飛機、坐高鐵,還坐了快艇,第一次吃了麥當勞,第一次親眼看到天安門,第一次看到大海,還走進了清華北大……整個行程對老師來說非常辛苦,但看到孩子們興奮的表情,我們覺得很滿足。更重要的是,這一路上,孩子們帶給我了很多震撼和“意外”。支教不僅改變了當地的孩子,還對我的發展也產生了奇妙的作用。

      有一天,我突然發現自己好像有點出名了。那是一個星期天,我正在學生家的院子里修摩托車,兩手臟兮兮的,頭上臉上都冒著汗,臉上估計還蹭了油漬。這時候,一輛車停在了院門口。有個男士走近了問我:“老鄉,你們這兒有沒有一位杜愛虎老師?”我抬頭看了他一眼說:“我就是。”那人用一種不相信的眼神看了我一下,追問了句:“你就是杜愛虎?”

      原來,他是我們清華的校友。他在我們四川校友會群里看到了我的消息,于是專門開車到玉龍西村來看我和孩子們。

      后來,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我的故事,也找到我希望能為那里的孩子做點事情。我似乎成了一座橋梁,連接起了玉龍西村和外面的世界。

      有段時間,我們村的電力很不穩定,偶爾會連續好些天不來電。我在清華電機系的師弟師妹們設計并落地了一個“夢之網”的實踐項目,利用太陽能供電系統為學校提供穩定的電力供應,相當于為村小建了個微電網。那段時間,幾乎全村的村民每天都往學校跑,給手機和其他設備充電。那場景,我現在都記得很清楚。

      從那時起,村民就把我看成了“萬能人”。他們覺得我有辦法解決他們解決不了的問題,我變成了村里的文書、手機修理工、電工、淘寶服務專員等。甚至村民的牦牛丟了,也來找我想辦法。對了,村民們還給我取了一個藏文名字:澤仁達吉。他們說,這是長壽堅定的意思。

      因為支教,我體會到了作為一名老師的成就感、價值感、幸福感。這促使我在支教結束之后堅定地選擇繼續在教育行業深耕和發展自己。

      2016年3月,我結束了長達4年半的支教,入職嘉祥錦江校區,成為了一名中學老師。2018年,我又代表嘉祥集團,帶隊前往小金支教。有了之前的支教經驗,我對藏區孩子的教育已經有了一定的把握,也感受到了偏遠藏區辦教育的不易。所幸,在嘉祥集團和小金縣委縣政府的支持下,我們的支教獲得了不錯的口碑,在當地也“小有名氣”。

      因為支教,我看到了教育是推動整個社會進步的重要力量。而支教的經歷也促使著我不斷思考教育的問題,并在支教生活中收獲溫暖和改變。“靡不有初,鮮克有終”,我要善始善終,堅定地走在支教這條路上。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作者:辦公室  文章來源:未知
      亚博足彩投注